“跟部队打过结婚报道,拿了结婚证的。”聂志杰面无表情又补充了一句。

    旁边听到他话的军人,集体转头看他。说的好像他们结婚没跟部队打报告一样?

    用不用一直强调啊!知道是你媳妇,行了吧!

    负责登记的军人,瞅瞅聂志杰又瞅瞅小姑娘,什么话也没说,给王婷办了个军人家属的证件。

    聂志杰满意了!

    进了军校大门,按着指示,聂志杰带着小媳妇往宿舍去。

    王婷发现军校里全是男兵,女兵一个都没看到。不知道是不是女兵少的缘故,还是女兵都跑去当文艺兵去了。

    哪像后世,除了男特种兵,还有女特种兵。那些女兵,穿着迷彩服,抱着枪杆的模样,英姿飒爽,好看极了。

    军校可不比部队,部队分的房子,军校是住大通铺,一个房间六张床,上下铺。

    宿舍里,六张床的下铺都没人,还是空荡荡的木床板,倒是上铺铺好了三张床,被子叠的四四方方,跟豆腐块一样。

    但房间里没见到那三个军人,可能出去看军校的环境了。

    王婷心里有疑问,为什么没人睡下铺。

    左右看了看,小声问男人:“为什么不睡下铺?”

    聂志杰说:“习惯睡上铺了!”

    他没说,老兵为了照顾新兵,下铺一般都是留给新兵睡的,已经成了部队不成文的规定。

    王婷“哦”了声,部队的事她不清楚,男人不说,她就不多问,省得踩过线。

    “就这个铺位吧!”挑了靠窗的上铺,征询男人的同意后,打开行李,拿出新买的脸盆,准备去打水擦床位。

    “我去打水。”聂志杰舍不得小媳妇干这些重活,他去打水,王婷找出那块专门带来的旧布,爬上了床铺,坐着等。

    聂志杰出来看到小媳妇爬那么高,空悬着两腿晃悠晃悠,晃得整张床跟着摇晃,心都吊了起来,担心她掉下来摔伤,立马道:“下来,那些粗活我来干。”

    伸手要抱她下来。

    王婷嘟嘴,看男人一脸没商量的表情,担心同宿舍的军人回来,只好冲他伸手。

    王婷坐到一边的登子上,看着男人上去收拾床铺,涮涮擦擦,然后下来倒水,洗干净脸盆,问小媳妇:“我去领被子,你在这里等还是跟我一块去。”

    “当然一起去。”王婷才不会一个人留宿舍里,万一其他军人回来多尴尬啊!

    两人去后勤部领了被子枕头回来,宿舍里又来了几个军人,看到王婷进来愣了下。

    几人互相敬礼之后,聂志杰解释了一句,“我媳妇。”

    几名军人喊了声,“嫂子好!”

    王婷笑着回了句,“解放军同志好!”

    然后跟着男人回了他的铺位,还是聂志杰上去铺好床铺,然后带着小媳妇在军校里参观了一圈,才送小媳妇出来。

    王婷依依不舍的看他,“我走了,过几天来看你。训练挺幸苦的,不要舍不得吃啊,吃完了我再拿来。”

    聂志杰应声,“好,自己坐车当心,要听广播播站台,到家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