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逍遥章 > 正文 第一五七章 又见那块炭
    “秀秀姑娘现在住在哪里?”华大小姐关切地问道。

    山水巷的张家宅子虽然还在,但是秀秀姑娘没有父母照顾,张家应该不会让她独自住在这里。

    苗红笑得坦荡:“秀秀暂时在张三太太身边,我已经请了官媒向张家提亲了,张三太太和张五老爷全都应允了,但是还要等见到张四老爷之后,才能定下来,华大小姐知道的,现在这个时候,大理寺那边不让探监。”

    华大小姐整日出入衙门,自是懂得这些规矩。张四老爷是重犯,还没有宣判之前不能探监,这是要避免他和家人串供,要等到正式的判决定来之后,尘埃落定,方能让家人探望。

    华大小姐由衷地替苗红和秀秀高兴,她说:“那我要先恭喜你们二位了,等到你们成亲时,记得一定要请我喝喜酒,对了,那只猫呢?”

    秀秀一直笑眯眯地听着苗红和华大小姐说话,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听到华大小姐问起那只猫,她立刻抢着说道:“乖乖听话,很听话。”

    苗红连忙解释:“乖乖一直都和秀秀在一起,现在暂时住在张三太太府上,等到我们成亲了,就把它接过来,令尊和华大小姐是我们的恩人,到时我一定亲自登门送喜帖。”

    苗红说话的时候,秀秀嘴边噙笑看着他,目光里都是欢喜。

    华静瑶真心为他们高兴,有情人终成眷属,就是这样的吧。

    只是这杯喜酒怕是要过几年才能喝到了,秀秀要守孝,张三太太寡居,性子和顺,想来会把秀秀照顾得很好。

    华静瑶知道他们是去拜访父亲的,便提醒道:“昨晚我家招了贼,把家父书房里的一幅画给偷走了,家父是爱画之人,心情难免郁闷,苗公子亦是同道中人,想来定能理解。”

    苗红一怔,心道这享誉京城的梨香三巷还真是不太平啊,先是住了一个杀妻的陈举人,后来又有一个同样杀妻的张山长,现在竟然又出了偷画贼。

    “既是如此,那我们来得还真是凑巧了,我和秀秀合作了两幅新画,但愿能博华三老爷一笑。”

    华静瑶刚刚就注意到苗红怀里抱着一只长长的匣子,想来里面装的是就是他和秀秀的新画。

    她连忙谢过,目送二人进了巷子,这才上了马车。

    马车直奔永国公府,她要当面质问沈逍。

    “姑娘,奴婢听青言说三老爷的那幅画可贵呢,值很多银子,那这就是大案了,您看要不要让史丁去顺天府报官啊?”小艾轻声提醒,接连跟着自家姑娘办了几个案子,小艾对于办案的程序已经门清。

    报官吗?

    官府还在通缉朱禄,若是现在报官,那也就是在朱禄的犯罪簿子上再加一笔而已。

    即使她拍着胸脯保证,无论是黎府尹还是大皇子,也不会去抓沈逍的。

    若是能有证据,证明朱禄是替沈逍做事的,那就好了。

    华静瑶从头上拔下一根筷子,啪啪啪地敲着大腿,小艾看得心惊肉跳,万一姑娘一个不小心,一筷子戳下去,那岂不就要戳出个血窟窿?

    小艾索性捂住嘴巴,生怕她一开口,姑娘分了心,真的戳下去。

    华静瑶把那筷子敲出鼓点,也没有想出好办法。

    这个时辰秦崴和骆仵作都在衙门里,若是找他们就只能去衙门。

    那么如果她去了衙门,报不报官呢?

    想到了骆仵作,华静瑶便就想起骆仟作那笃定的语气:“小狸和沈逍是同一个人。”

    华静瑶忍不住摇摇头,不是,他们不是一个人,绝对不能把他们当成同一个人来看待,即使那个是骆英俊,也不可以!

    华静瑶的心情瞬间就不好了,她忽然不想去永国公府了。

    她不想看到沈逍!

    她撩开车帘对外面的史丁说道:“你现在去递牌子,我要进宫。”

    听说姑娘要进宫,小艾连忙找出马车上备着的衣裳。从华大小姐八岁开始,但凡她出门,马车上都会多备一套衣裳鞋袜。

    “姑娘,您换上衣裳吧。”小艾说道。

    华静瑶低头看看自己的衣裳鞋袜,刚才没有留意,这会儿才看到,鞋子脏了,衣裳也脏了,想来是她爬墙头时不小心弄脏的。

    她在马车里换上衣裳,又换了一双鞋子,小艾把脏衣裳抖了抖,正要卷起来,华静瑶咦了一声,扯过小艾手里的衣裳。

    那是她的裙子,湖水蓝的湘裙,下摆上绣着一串淡粉的小花,而在其中一朵小花上,沾着一块棕色的东西。

    “是糖稀,姑娘,这是糖稀。”小艾一眼认出来了,这糖稀上还拉着丝呢。

    华静瑶凑到鼻端闻了闻,虽然她没有小狸的鼻子,可也能闻到麦芽糖特有的味道。

    这的确是糖稀。

    糖稀很粘,所以刚刚抖动裙子,那糖稀也没有掉下去。

    “路上看到有卖糖稀的吗?”华静瑶问道。

    “没有,肯定没有。”小艾摇着脑袋,如果看到有卖糖稀的,她一定会告诉姑娘,姑娘说不定就会让她去买,姑娘一个,她一个。

    “这样啊,那就不是在路上粘到的,我爹的院子里更不会有这个,那就只可能是在墙头上粘的,看这个位置,很可能是我上墙的时候粘上的。”华静瑶笑了笑,朱禄居然会吃糖稀,不但吃糖稀,还要拿着糖稀来偷画。

    华大小姐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面目狰狞的家伙,举着一坨糖稀爬墙头的画面,真是不忍直视啊。

    一个时辰后,华大小姐已经坐在慈宁宫里了。

    她打死都不会想到,她竟然会在慈宁宫里又又又见到了沈逍。

    她就是因为不想见到沈逍才进宫的,她进宫是想抱着三公主姐妹情深的,谁能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块炭。

    是啊,今天的沈逍仍然是炭,刚出炉的炭。

    你见过有人在盛夏的天气里从头到脚一片黑的吗?沈逍就是。

    所以他不是炭,还有谁能是炭?

    可是华大小姐还不能对这块炭横眉冷对,因为太后拉着这块炭泪如雨下。

    三公主坐在太后身边,一动不动,华大小姐怀疑三公主是被这块炭给吓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