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她又茶又飒 > 正文 第七章回响之杖吗?
    不用想顾茶茶都知道,待会儿的热门搜索绝对有她一席之地。

    至于内容,她选择性眼瞎看不到。

    这是她在被全网黑之际,唯一能想到的不被公司雪藏封杀的办法。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越是艰难,她就越是得保持自己的价值。

    说到底,最可怜之人不是被利用,而是连价值都没有的被丢弃。

    “顾茶茶,你得保持绝对的清醒和理智,不容有失。”

    “一步都不能错……”

    顾茶茶剪辑好视频之后,便对镜卸妆。

    看着镜中人毫无血色的模样,冷漠的拍着自己的脸颊默默说道。

    一步一步,走到现在。

    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当初她为了出头不择手段,早该预料到今天。

    但,顾茶茶绝对不会倒下。

    卸妆之后,顾茶茶重新包扎了手腕,关灯,躺在床上,眼睛无神的瞪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灵动清澈的眼睛不知何时被泪水覆盖,水汽朦胧。

    一滴一滴,从眼角跌落,滑过脸庞,坠落在枕头上。

    顾茶茶不懂,为什么她是那个被丢下的人呢?

    她想了好久好久,夜不能寐,依旧不得其解。

    原本自己是一个绝对冷静的智者,却没想到遇见他之后却难以做智者。

    最后他毅然决然的离开,她却还在原地哭得泣不成声。

    先说爱的先不爱,后动心的不死心。

    明明,是他先先给予她温暖先说爱的啊。

    明明,她是对他最好的人啊。

    但凡他想要的,她拼尽全力,身背骂名,都倾尽所有捧给他。

    潦草收场,不过如此。

    顾茶茶看的清楚,却逃不过自我折磨的怪圈。

    最起码,目前是这样。

    顾茶茶就这样呆呆的睁着眼睛,一夜无眠,东方既白,旭日初升。

    “呼……”

    “终于又熬过一晚。”

    顾茶茶看着逐渐亮起来的房间,惨白的面颊多了些许生气。

    真好,她还活着。

    打开手机,微信干干净净无人找她,唯一有动静的就是直播平台不断弹出的评论消息了。

    《如何让对面野王成为自己cp》不出意外被送上了热门搜索。

    毕竟,顾茶茶是第一个光明正大把茶里茶气搬上台面一本正经授课的人。

    开天辟地头一回,茶艺正式成为一门课程。

    谩骂之人依旧不计其数,寥寥几人忠实粉也被掩埋的黑粉之下,毫无波澜。

    “让诸位失望了,顾茶茶又挺过一天……”

    顾茶茶随意点了一条热度最高的评论回复道。

    诅咒她不得好死的数不胜数,只可惜,她不想活着,却也不想死。

    到如今,她也算是放飞自我了。

    能不能救赎自己,不得而知。

    顾茶茶切换回微信百无聊赖的刷着朋友圈,手机震动,几张聊天截图映入眼帘。

    嗯,又是阿言对旁人嘘寒问暖大献殷勤的话,看时间几乎都是秒回。

    想起自己之前等一条消息回复就好似等一个轮回,以及那句我看到了但是就是不想回,顾茶茶忍不住失笑。

    说什么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回响之杖吗?

    瞧瞧这海誓山盟,信誓旦旦,还真是一字不差的说给了另一个人。

    顾茶茶突然想到最近爆火的一个梗儿。

    “那我们的情比金坚花前月下算什么?”

    “算成语吧……”

    搞笑……

    顾茶茶嘴角挂着悲凉,可眼睛深处尽是淡漠。

    这份淡漠,是对自己生命的漠视。

    既然你觉得我微不足道可有可无,那便让我站在最高处发光发热吧。

    眼神平静淡漠如古井的顾茶茶久违的升起了一丝野心,这份野心不再是为他人,而是仅仅为了自己。

    回不去,停不下,那便一往无前的走下去吧。

    顾茶茶解开纱布,看着伤痕累累的手腕,终于下定决心去医院好好包扎。

    她毕竟是个门外汉,只能保证不会失血过多死了,至于这伤还真治不了。

    嗯,她顾茶茶既然不想死,那就暂时想烂璀璨活下去吧。

    以防万一,顾茶茶帽子口罩全副武装上阵去医院挂号排队,只是越是小心,就越是出错。

    刚刚从医院出来回到车上,就收到了黎致的消息。

    “茶茶,有黑粉在医院偶遇你,如今直播平台上关于你去医院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有说你羞愧难当自杀的,还有说你怀孕的……”

    “茶茶,你还好吧?”

    “茶茶,我是你直播间最开始的一批粉丝,我信你。”

    “所以,茶茶,别做傻事。”

    顾茶茶看着黎致一条接一条的消息,那份焦急隔着一个个冰冷的字都可以清楚让她感受到。

    嗯,一个素未谋面的人都能给予的温暖,她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却恨不得推她下地狱。

    人心就是这么奇怪啊。

    仔细想想,她顾茶茶走到如今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局面,大多都是自作孽。

    “我没事,别担心。”

    简单的回复完黎致大消息,顾茶茶便打开短视频平台神色坦然自若的看着那些喧嚣尘上真假难辨的谣言。

    “顾茶茶与不知名男子深夜幽会,疑似怀孕。”

    “顾茶茶不堪压力,抑郁成疾,轻生自残,命不久矣。”

    “顾茶茶偷偷堕胎被撞破……”

    “顾茶茶做校花的那些年。”

    如今的娱乐新闻,标题至上,制造最大单噱头吸引观众的眼球。

    至于底线,至于道德……

    呵,有头版头条来的重要吗?

    靠着运作剧情舆论粉丝走红单顾茶茶最是清楚其中的套路。

    轻生?

    说实话,她可没想死。

    只是在那种极度压抑绝望之下,她唯有这一种办法让自己不陷入癫狂的境地。

    她怕死,但是她不怕疼。

    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先天对疼痛反应迟钝,还是后天经历来太多的痛,渐渐都麻木了。

    自她有记忆起,因着不合群,在孤儿院就开始被孤立殴打。

    霸凌,无处不在。

    从默默忍受等我蓄意反抗,悄无声息间她就成为了心机深沉的人。

    算计着,让自己成为孤儿院最受欢迎的人。

    算计着一步一步掌控自己的人生。

    读书也好,事业也罢,每走一步她都在认真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