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鹿言情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她又茶又飒 > 正文 第二十章垃圾就该呆在垃圾桶里
    至于那些当时一个个在粉丝面前装可怜卖惨消费她热度的野王爸爸该如何收尾,关她屁事?

    王者荣耀里钟馗一句台词说的极为合她心意。

    “垃圾就该呆在垃圾桶里。”

    “跳梁小丑。”

    她本就是什么白莲花圣母心,也不需要真善美的人设。

    所以,她不幸灾乐祸趁火打劫就不错了。

    嗯,“绿茶”和“心机”这样的词就蛮适合她的。

    形象树立的越光辉,越怕行差踏错。

    一张白纸,随便滴入一滴墨就会显得脏兮兮的。

    嗯,妨碍她随心所欲地征战星辰大海。

    所以,她就背着这样的词汇可劲儿造作不好吗?

    ……

    司言的突然出现,让所有人懵逼不已。

    顾茶茶都被黑成这样了,竟然还能出现反转?

    这一届的网友好像质量真的不大过关。

    这突然冒出来的司言什么鬼,还有人主动承认自己是渣男的?

    一众黑粉傻眼了?

    那些恨不得顾茶茶倒台的主播和经纪人更是措手不及。

    由于司言的自曝身份,使得顾茶茶极力隐藏得这些年一点一点被扒出来。

    包括司言小小年纪的便仗义执言英雄救美。

    包括顾茶茶从孤儿院一路走来的风风雨雨。

    包括司言与顾茶茶的相互扶持和相互保护。

    也包括二人最后无疾而终的感情。

    这……

    这现在这种情况要他们怎么黑啊。

    更不要说顾茶茶那一张张刻意保存的截图更是自证清白的一把利器。

    这反转是不是一些太上头了……

    要不,要不,他们去喷司言渣?

    还是去喷顾茶茶拍视频欺骗cp粉儿?

    要不喷头一转,去喷那些一个个装无辜的野王爸爸?

    说起来,那些一个个装可怜的野王爸爸才是真绿茶吧。

    顾绿茶和野王绿茶的巅峰对决?

    本来一致对向顾茶茶的喷子们一时间找不到方向了,火力瞬间分散。

    顾茶茶视频底下的评论终于开始出现不一样的声音。

    可以说,顾茶茶被全网黑事件真真如她所预料的那般迎来了柳暗花明。

    因着司言的主动坦白,再加上顾茶茶的恳求,黑子们喷司言终究还是手下留情了。

    要知道,被网络暴力的这段时间里顾茶茶从来都不曾对公众坦露半分柔弱可怜。

    没有梨花带雨的求放过,也没有怯弱胆小的就此退圈。

    她就像是一个打不倒的勇士,敢于直面所有的谩骂指责和一些甚至都不存在的莫须有的罪名。

    她第一次放低身段,竟是为了司言。

    旁人提起前任,总是恨不得诅咒坟头的草都有半人高了,棺材板漏风了……

    可顾茶茶……

    要说顾茶茶没有爱过司言,他们这些吃瓜群众都是不信的。

    可以说,曾经的司言就是顾茶茶腐烂阴暗生命里唯一的阳光和温暖。

    司言救赎了顾茶茶,让她成为一个正常的人。

    可,最后也是司言扔下了顾茶茶。

    对于司言,光大吃瓜群众的心情是复杂的。

    要说渣是真的渣……

    但若是真的渣,也就不会这个时候现身为顾茶茶证明清白。

    ……

    ……

    我有三级头:我愿意用我十年寿命,换在座各位,往后余生,皆遇良人。

    埃利奥:总觉得顾茶茶和司言走到这一步,不是不爱了,是真的不能在一起了,不然对两个人而言都是一种折磨。日久天长的折磨,倒不如断的干干脆脆。

    久伴:所以,我们现在该喷谁了……

    胡椒粉??: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没经历过别人经历的人生没有资格去评判别人的对错,或许在说一些话的时候你觉得自己大义凌然,但是在别人的世界里你就是一个拿着刀戳人伤口的怪人[看]

    NO.7:薛之谦说,这是一个打字不需要负责的时代

    桑稚:是不是举起了键盘,就可以认为自己是至高无上的神?

    Acolasia_??:不知全貌,不予置评。这是基本修养,但大部分人没有察觉而已

    清风徐来:我们以前是不是喷顾茶茶喷的有些过分了。我也没想到顾茶茶这么可怜啊。

    大家好我是疯子:黑了这么久突然发现黑错人了是种什么感觉。

    白日依山尽:只有我关注那个《如何让对面野王成为自己cp》还继续吗?

    顾茶茶时刻关注着网上舆论的变化,注意到关于司言的言论不是一股脑儿的谩骂也松了口气。

    也是时候有仇报仇,有怨抱怨了。

    最让她闹心的从来都不是黑粉,而是那些个颠倒黑白还想再做收渔翁之利的合作伙伴。

    瞧不见,一会儿的功夫,她已经接到了数条私信,前些日子对她落井下石的却在趾高气扬的央求她网开一面,就好似这是在给她面子一般。

    顾茶茶表示,她不缺这点面子。

    面子这种话东西,顾茶茶向来不看重。

    若是哪天真到了情势所逼,她丝毫不介意把自己的面子揭下来扔地上亲自踩几脚。

    顾茶茶拨通了贺沉的电话,试探公司对那几位声名在外的野王爸爸主播的底线。

    “各种主播,只多不少。”

    “与其还要费劲心思的替这些人挽回声誉,倒不如把热度给一些新人。”

    “国服野王,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基操基操,没手有票子也行。”

    “顺带还能给公司赚一笔违约金,赔不了本,放心大胆去做吧。”

    贺沉见事态好转,终于恢复了以往吊儿郎当的模样。

    身为富二代纨绔子弟,就要有纨绔子弟的样子,太英明神武像什么话。

    人都有亲疏远近,他不力挺自己签下的人,难不成还去管那些个臭虫似的东西。

    靠顾茶茶火了,然后不甘心只是一票子买卖,联手翻脸不认人黑顾茶茶。

    以往顾茶茶拒不发声,拒不表态,他也不好越俎代庖。

    如今,终于有他这个经纪人发光发热的机会了,一定可以亮瞎他们家老头子的钛合金狗眼。

    还有那还敢跟他拍桌子叫嚣说他徇私情的人,也不知道她这个时候还能不能笑的出来了。

    他就说顾茶茶硬的很,网络暴力的确可怕,但顾茶茶那颗心更可怕。

    他看的分明,这世上能伤顾茶茶的东西少之又少。

    那就好似个不怕痛的家伙。